华强北可能再也没法生产散装iPhone 了

我的朋友小贾,在 2016 年首发入手了一台 16GB 内存定制版 MacBook Pro 13。彼时的 MacBook Pro 13 有着全新的模具,配备了 Touch Bar、Touch ID,以及蝶式键盘。

四年之间,2016 款,或者说初代 Touch Bar 的 MacBook Pro 13,苹果先后给出了“蝶式键盘更换计划”、“屏幕涂层更换计划”、“屏幕背光维修计划”。也就是说,MacBook Pro 2016 的屏幕、键盘都有缺陷。

不幸的是,小贾的 MBP 的电池率先发难,图方便,就在第三方机构更换了电池。奈何,半年后,屏幕背光出现问题,恰好属于“屏幕背光维修计划”之内,怀着忐忑的心情,只能去 Apple Store 碰下运气。

但万幸的是,Apple Store 的天才们通过检测 MacBook Pro 13 的“硬件码”并没有发现异常,最后还是给小贾更换了包含屏幕的整个 A 面。

说这件事的目的,并不是强调 2016 款 MacBook Pro 13 的质量多差,也不是强调苹果售后有多好。而只是想单纯的说一下,幸亏 2016 款 MacBook Pro 13 搭载的是 T1 安全芯片,倘若再晚个两年,搭载了 T2 的 MacBook Pro 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2018 年后的 Mac 所搭载的 T2 安全芯片,可以记录电脑内各个部件的特征信息,在开机前就会对所有硬件进行“识别”,防止从硬件突破。

而 MacRumors 在 2018 年曾报道过,由于 T2 芯片对 Mac 电脑硬件的掌控,如果用户或第三方官方维修商使用了未经官方验证的配件,或是私自进行拆修,会无法通过 T2 芯片的维修检测,甚至系统还会自动锁定电脑。

相对于 Mac 的 T 系列安全芯片,iPhone(iPad)为了安全早就用上了芯片级防护,Touch ID、Face ID 模块与 A 系列芯片直接绑定,更换了便无法使用相应的生物识别,因而无法通过“换锁”来进入系统,防止恶意破解。

除了在硬件上做文章,苹果陆续开始在 iOS 中做硬件识别。出厂时,苹果会将一些元器件的序列号写在主板上,在使用时会进行校验比对。倘若用户更换了未经认证的部件,iOS 便会在系统中进行弹窗和通知,好在暂时还不影响正常使用。

就目前来说,iOS 的识别验证主要集中在电池、屏幕上,更换了非认证的电池、屏幕,都会收到 iPhone 的通知。

但在最新的 iOS 14.4 Developer Beta 2 系统中,开发者 Steve Moser 发现了一些关于“第三方摄像头认证”的代码。这就意味着,苹果会对那些更换非认证的第三方摄像头的 iPhone 进行警告,类似于之前的电池、屏幕,仅提醒,但能用。

修 iPhone 越来越难,也更贵了

其实早在去年(2020 年),iFixit 网站就拿 iPhone 12 做过测试,使用第三方摄像头的 iPhone 12 无法调用“人像光效”、无法切换到超广角镜头。

而且,苹果内部文件显示,授权技术人员必须运行苹果专有的基于云端的系统配置应用,才能完成 iPhone 12 系列的屏幕和摄像头维修。简言之,在 iPhone 12 系列上,屏幕、摄像头等元器件的校验更为严格,可能影响到正常使用。

这样做显然是增加了 iPhone 12 系列的维修难度,以及缩小了我们修手机的范围。

依稀记得,一直到现在维修 Touch ID、Face ID 仍然需要通过官方渠道,非授权的第三方只能更换零件,但无法“硬件绑定”,自然也就失去了 Touch ID、Face ID 的“生物识别”作用。

电池、屏幕、摄像头这些元器件现在还只是“提醒”阶段,不影响硬件的功用,自然对我们也没多大影响。但以苹果的习惯,不会只停留在“提醒”,似乎暂时只是布局,后续再收网。也许在某一个 iOS 版本内,直接屏蔽掉非认证硬件,届时我们只能去找官方/授权维修商了。

“安全”是一个万能的借口

限制非授权硬件,最基本的就是“安全”,包括设备安全和个人信息安全。

当 Touch ID 初次登上 iPhone 之时,苹果表示所收集的指纹信息(以及后来的面部信息),只存储在 SoC 内的一个安全芯片内,并不会上传云端。限制这类硬件,根本上防止设备从硬件上“破防”。

电池方面,不排除第三方电池会有质量问题,影响 iPhone 的正常运行,轻则造成 iPhone 的其他器件损坏,重则可能因锂电池不稳定而引发事故,看似也有理有据。

其实,更换 iPhone 的非授权器件都伴有一定的风险,这里指的是功能性上的缺失。依稀记得,曾经 iPhone 7 系列更换第三方的震动马达,也会有一定几率的失效。

要说,电池、生物识别器件这类直接与设备安全挂钩的,的确需要做一下限制,但是屏幕、摄像头、马达这类再去与主板/云端挂钩就有些多此一举了,更像是一个“借口”。

苹果最终的目的可能还是“逐利”

频繁扩大限制非授权的元器件范围,最终收益的其实还是苹果自己和授权维修机构的利益。

苹果对自己的硬件产品和服务一直有着很高的掌控欲,近来逐步向着“维修”业发力,前些日子刚进入中国的 IRP Program(独立维修服务商)计划就是一个举措。

在 2019 年 11 月,库克在答复美国国会的文件中表示,“自 2009 年以来,每年维修服务的成本支出都超过了维修业务所产生的收入”,苹果官方的维修业务已亏损十年。

包括 iPhone、iPad、MacBook 在内的苹果设备,官方的保外维修收费相当高。以最新的 iPhone 12 系列为例,保外的屏幕维修价格范围是 1699 元到 2559 元,电池则需 519 元,其他维修则最高要到 4495 元。

这么高的保外维修价,最终引发了两种情况,一是提前买 Apple Care+ 平衡风险,二是找第三方非授权的维修机构。

苹果的维修业务不赚钱,但被归为服务类别的 Apple Care+ 却有着近 40 亿美元的营收(2017 年数据)。因惧怕高额保外维修费,而购买 Apple Care+ 增值服务的应该不在少数。

非授权的第三方维修机构在收费上有着不小的优势,且收费细致,屏幕维修包括内屏、外屏,内屏也有好次之分,仅更换外屏的话,大概也就百元,而电池、摄像头等其他部件也各有高低。

埋在 iOS 系统内的验证代码,只要苹果愿意,随时都可以“激活”,让使用非授权部件的 iPhone 宕机。苹果如此的布局,就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控制着维修市场,随时都可以收拢,进而一手掌握整个市场。

对于我们来说,倘若没有买 Apple Care+ 服务,iPhone 维修的成本会水涨船高。对于那些没有 Apple Store 的三四线城市的用户来说,无形之中也让维修变得更为麻烦。

当这只无形的大手落下,的确会进一步刺激 Apple Care+ 服务的销量。但过于严格的限制,造成了很高的维修成本,也会适得其反,促使一些消费者去选择维修更简单、更便携的厂商。我想这种严控后果,苹果应该也会估量得到。

此前,苹果的维修(iPhone)多采取“以换代修”,如此的维修政策最终催生了套用“官换机”的黑产。让苹果不得不收紧,从“以换代修”到“只修不换”,也仅仅几年时间,但关于苹果设备维修的“灰产”已经成为利润颇高的产业,苹果的初衷其实也是想借机去整理这些“见不得光”的维修产业。

但在收紧政策,施行更严格的硬件限制之前,是否考虑适当放低维修价格,是否增加授权维修商的数量,以及扩充授权元器件的数量,而不是一味的将用户推向 Apple Care 和官方维修渠道。

苹果在国内引入 IRP 计划显然就是想靠它来扩张授权维修的范围,吸收更多的第三方维修店,来增加维修选择。虽然这样做有打算垄断维修零件的嫌疑,但相对于“一刀切”的硬件限制来说,也算是为梳理 iPhone 维修行业开了个好头。

也许将来,当年只花了 300 美元就在华强北组装了一台散装 iPhone 6s 的 Scotty Allen,再次回到华强北,想要以同样的方式打算组装一台 iPhone 12 的时候,尝试几次后,他可能发现或许拼多多才是最好的选择。

发表评论